都市花语- 第九十七章 和大姑姑在车上(三)

乱伦小说   2021-09-17   加入收藏夹

  “啊。。。。”云雀修长的脖子猛然挺直,脑袋扬起,向天娇叫一声,三分之一秒之后,她全身的力气一泄而光,成了一团软泥,靠在云逍的怀里,没了反抗的能力。

  “好痛啊。”不知过了多久,云雀这才回过气来,长长的娇呼一声。云逍这家伙也太狠了,他的那根棍子,居然直接隔着云雀的裙子和内裤顶进她的阴道起码一个指节深,逼口都差点被胀破了,怪不得云雀会有那样的表现。

  “小坏蛋,你,你太狠心了,你,你差点把我疼死了。”云雀娇喘嘘嘘的说道。

  云逍的手此时早已经穿过云雀的连衣裙子,按在了她的桃源之上,挡在那里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而且那里正有一根粗粗的棍子顶在那里,隐隐的,棍子的顶端把内裤顶进了云雀的身体。

  “大姑姑,没事的,没事的,痛过了就好了。”云逍手上爱抚,嘴上安慰,尽力去缓解云雀的痛楚。

  “嗯,唔,哦。”云雀的小嘴里不间断的发出腻人的呻吟声,娇躯轻轻扭动,肥美的翘臀压着云逍的小兄弟不住的摩擦。

  “哦,大姑姑,好,好舒服啊。”云逍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全部精神都聚集到小兄弟的身上,感受大姑姑逼的柔软。

  看云雀的这幅模样,云逍知道她已经完全情动了,现在正是拿下她的好时候。云逍绝对是一个果断的人,特别是在脱女人的衣服这件事上。

  “大姑姑,我想要你,我要干你。”云逍咬着云雀的耳垂,低低在她耳边呢喃道。

  “嗯,哦。”云雀并不理他,娇躯依旧在不断的扭动,肥美的翘臀可是一上一下的起伏,云逍的小兄弟随着她的起伏一次次的定向她的桃源。感觉到大姑姑的动作,云逍自然知道她的答案是什么了。

  “哦,大姑姑,我,我要你,我要干你。”云逍手忙脚乱的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三两下把自己的裤子脱到脚踝处。

  “你,嗯,你想干什么?”抵在桃源口的棍子消失后,云雀也从意乱情迷之中清醒过来,当看到云逍赤裸的下身的时候,云雀吓了一大跳,语气柔柔怯怯的问道。

  “大姑姑,我忍不住了,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云逍喘着粗气,大手慌慌张张的去掀云雀的裙子。

  “不要,不要,逍儿,我是你大姑姑,我们不能,不能这样做,不可以。”云雀手酥脚麻的去争夺云逍掀起的裙摆,可惜,他的力道怎么会有云逍的大呢?女人是动情了就没力气了,而男人则搞好相反,越动情,力气越大。

  “嘶。。。。”一声脆响,云雀的连衣裙在两人的争夺之中从中间撕开,口子从裙下摆一直撕到云雀的心口下方。

  两人齐齐一愣。

  “啊。。。。”云雀惊呼一声,连忙伸手去拉住撕破了的裙子。云逍看着云雀的无谓动作,心中一个发狠,反正都已经撕破了,索性撕得彻底一些,哼,让你没东西可以遮住你的身体,到时候你还不得乖乖的坐在我的怀里,任由我动作?想到这里,云逍一把抓住云雀的裙子,用力一扯:撕拉!裙子被云逍撕成了两块,连衣裙变成了大风衣。云雀的整具身体前方一丝不落的落入云逍的视线之内。

  这还是云逍第一次看到大姑姑的身体,两人虽然已经干过那事了,可云雀的身子,云逍还真没看过。瞬间,云逍眼睛瞪得大大,嘴巴也长得大大,不愧是熟妇啊,这身材,真TMD的无敌了。你看她那高耸的酥胸,那规模,那高度,比起珠穆朗玛峰来还要高上三分啊。再看看那颜色,比珠穆朗玛峰峰顶的白雪还要白。还有那两座雪白山峰之间的深谷,比世界上最深的海沟还要深,那是男人的坟墓啊。那是,专门埋葬男人视线的地方。还有那代表诱惑的黑色蕾丝胸罩,胸罩紧紧的勒住两座山峰的下部,酥胸的上方鼓起一个球形弧度,那弧度比用圆规画的还圆,嗯,就像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女演员的酥胸一样。只不过云雀的明显要比她们的大多了,她的是纯天然的大,而不是依靠RBA,生生把胸口上的肉给挤到乳房上去的。

  酥胸下面只隐隐一握的小蛮腰,小蛮腰只堪一握,小巧的肚脐可爱的粘在她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小腹平坦,光洁,皮肤细嫩。再往下则是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可惜那里云逍看不见,因为被一条黑色的蕾丝小内裤给遮住了。小内裤很小,小的只能包裹住她的隐私部位,就连长一些的毛发都包不住。也正是因为这种半遮半掩,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云逍一下子从人转变成兽。

  “啊。。。”云雀惊呼一声,小手连忙去遮挡自己的胸部和双腿之间的私处,可是她的那两只小手又怎么能遮挡得住呢,除非她的两只小手之遮住下面,上面不管了。

  “你,你,你干什么撕我的裙子,你不许看,不准看。”云雀眼中泛起泪花,可怜兮兮,娇滴滴的对云逍吼道。

  可是没用的,现在云逍已经完全失聪了,他现在看得见,听不见。云雀用小手遮挡自己隐私部位的举动彻底的激发了云逍心中的那股发泄的欲望,他低吼一声,双手用力。

  “撕拉。”

  “撕拉。”两声脆响,云雀的胸罩和小内裤瞬间步上连衣裙的后尘,从云雀的身上脱离。

  “呀,你干什么呀?”云雀大吃一惊,娇躯连忙转动,整个人伏在云逍的怀里,用他的身子挡住自己暴露的春光。

  “大姑姑,我要你,我要你,我现在就要干你,给我,快给我,我忍不住了。”云逍低吼着,把脸埋进云雀的胸膛上,大嘴把她的樱桃咬进嘴里,兹兹的吸着。

  “哦,轻点,逍儿,轻点啊,别咬,别咬,用舌头舔,对,嗯,就是这样,哦,好舒服,好舒服啊。”云雀死死抱住云逍的脑袋,脸颊贴着他的头顶,两条手臂紧紧的夹住他的脸颊两侧,嘴里发出腻人的娇呼声。

  云逍把脸埋进云雀的怀里,下面的的大手,按在她丰满肥硕的翘臀之上,用力的揉捏着,洁白的臀肉被她捏出一道道红痕。他的手指顺着云雀的臀缝插进她的双腿之间,按在她的桃源门口,轻轻的抚动。

  “啊,逍儿,好逍儿,好老公,疼我,疼我,我,我忍不住了,哦,好舒服啊。”云雀被云逍弄得意乱情迷,纤细的小蛮腰一次次挺动,丰硕的酥胸不断的往云逍脸上挤,下面的小花园则用力的摩擦着云逍包裹在内裤里的昂扬之物。她体内分泌出来的水早已经把云逍的内裤弄湿的一塌糊涂了。

  这个时候,两人都忘记了彼此的身份,什么姑姑,什么侄儿?全都是浮云,享受男女之情才是王道。漫说两人还不是亲姑侄,那怕就是,现在两人也要做一做那犯忌讳的事了。情之所至,虽万千人吾往矣,欲之所至,虽亲姑姑吾上矣!

  “啊,逍儿,好老公,要我,我要,给我,快给我。”云雀像个荡妇一样主动求欢,小蛮腰扭得更加的用力了,臀部迎合的频率也大大的提升了。

  “呼呼,大姑姑,说,说你要我干你,快说,否则,否则我就不给你。”云逍把头从云雀的胸前取出来,喘着粗气说道。

  “不要,我,我不说,太,哦,太粗鲁了。”云雀摇头拒绝。

  “说不说,说不说?”云逍的手指轻轻的捅了捅云雀的桃源,那种酥麻的快感一下子让云雀屈服了:“哦,逍儿,好老公,干我,快,快,我要你干我。。。。”云雀完全沉沦在了欲海之中,什么粗鲁的话语,什么伦理道德,什么人妻贞洁,人母做派全都被她扔在了脑后,现在他只想让怀里的男人狠狠的干她。

  “吼。”云逍低吼一声,一把扯下被云雀弄的湿漉漉的内裤,坚挺昂扬的硕大之物一下子冲了出来,抵在云雀的小腹上。

  “呀,好大啊。”云雀水汪汪的眼睛瞬间闪过狂热的光芒,那是一种猎人看到猎物的光芒。

  云逍得意的挺了挺小兄弟,让它显得更加的威风凌凌。

  此时云雀就分开双腿坐在云逍的腿上,而且她的腰肢挺得很直,这种情况下正好可以比较,如果让云逍的小兄弟全都插进她的身体,那么当他全部进去的时候,顶端部分应该会到达她的心窝下方肚脐上方一巴掌的位置。

  看到这个结果,云雀吓了一大跳,怪不得上次那么爽,原来这小色狼的尺寸这么大啊,差点都顶进我的胸腔了,哎呀,如果让他全弄进去,会不会被他搞死啊?子宫会不会让他给顶穿啊?

  “大姑姑,帮帮我,快帮帮我。”云逍微微有些着急,因为兄弟尺寸太大,云雀不站起身来,他根本就没办法操进去,除非把它掰弯,可是现在兄弟如此的刚硬,想把它掰弯,比把它掰折还难啊。正所谓过刚易折嘛!

  云雀轻轻咬了咬红唇:“逍儿,你,我们不弄了好不好?我的洞太小了,你插进去,我就要死了。”

  “啊?”云逍呆住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给我说不弄了,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我妈妈吗?对得起我兄弟吗?对得起那那那谁吗?

  云逍老脸漆黑,一句话不说的盯着云雀,这女人太不负责人了,她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要死人啊!

  云雀或许也觉得自己这个建议非常的不合理,她尴尬的笑笑,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云逍:“逍儿,你的太大了,呆会儿你弄进去的时候记得轻点,我,我怕我承受不住会被你弄死。”

  “嗯。”云逍黑着脸点点头。

  “还有,你,你别全部弄进去,弄进去三分之一好不好。”

  云逍不说话了。

  “好吧,弄进去二分之一。”

  “嗯。”

  “逍儿,我还是很怕,你的,你的太大了。”云雀小手握着云逍的兄弟,慢慢龟头牵引向自己的阴道,嘴上可怜兮兮的说道。

  “大姑姑,你放心吧,我会很轻很轻的,保证不会让你痛,你让我进我就进,你让我停我就停,你让我退我就退,完全听从你的指挥。”为了上这个女人,云逍只能无可奈何的说道。

  “真的?”云雀兀自不信。

  云逍现在真恨不得把这该死的女人压在身下,然后狠狠的操她。

  “真的!”云逍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好,那你来吧。”云雀终于从云逍的腿上站了起来,把他的小兄弟引到自己的桃源口对准,还用他的龟头磨了磨自己的阴蒂,让它沾满自己阴道内分泌出来的润滑液。